企业到底是谁的?——关于家族传承的新思维

家族传承与财富管理新思维

中国很多企业家将子承父业视为理所当然,但这并非唯一选项。家族企业是否有能力跨越未来的障碍,决定了家族能否继续拥有企业;能否保存家族给予企业的无形资产并为其增值,决定了家族是否应该继续经营。


最近三年,财富管理市场出现较多的词,首先是“家族企业”。第二个词,就是“财富管理”。

根据麦肯锡的研究发现,2010年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其家族企业有1288家,家族企业年销售额达到10亿美元以上,预测到2025年时,该数字会迅速上升到5608家。在中国,民营企业可分为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有747 家,在民营企业中占比将近50%,而这也正是财富管理的蓝海所在。

企业传承为何举步维艰?研究表明,以香港为例,在传承前五年到后三年,公司市值下降了80%。将三个地区的企业按照市值加权平均后,发现市值下降了60%。一旦企业没有传承好,无论是对家族,还是对持有公司股份的股东而言,都面临着大量财富的损失。另外,没有实现接班的企业指标明显优于已经接班的企业。也就是说,无论是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还是经营业绩,都表明接班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

1. 家族传承关系的复杂性

非家族企业内有三类人——股东、企业职工或兼任股东与企业职工。而家族企业同一般企业最大的区别在于,当我们将家族放进去后,原有的三种关系变为七种关系,这就是家族在传承过程中面临的复杂性和挑战性。



2. 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面对不同的时间窗口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其运营周期短期为两到三年,中期为五年,长期则是十年。而对于家族企业而言,短期就是一代人,至少为20年,中期是两代人,长期则为三代人。所以,家族企业掌门人需要做出非常艰难的选择。

3. 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的资产类别不同

上市公司只有金融类资产;家族企业除金融类资产外,还有智慧资产、人力资产和社会资产等,比一般上市公司更加复杂。

4. 家族传承中遇到的多种障碍

企业在传承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障碍,其中主要分成四类:产权障碍、产业障碍、人力障碍、社会障碍。

子承父业不是唯一选项

家族企业的目标是多重的,不是单单实现股东价值或财富最大化, 除了创造财富之外,还有其它几个维度,即家庭幸福、社会和谐和基业常青。为此,可以将家族企业的权利分为两类:所有权(或拥有权)和经营权。两者并不一定是合一的,即使一开始是合一的,随着企业壮大也会自然分开。那么,根据这两个维度,可以将企业接班模式分成以下四种情况。

 

1. 子承父业

子女从父辈那里接过股权,拥有权和经营权,继续经营父辈产业, 企业就实现了所谓家族内部的传承, 企业治理模式停留在父辈阶段。

2. 家族控股、非家族经营

家族继承股权,但是子女只是作为负责任的股东和企业利益的受益者,因为企业家和股东有本质区别,股东往往追求价值洼地, 而企业家更多追求工匠精神。所以企业在创办和退休之后交由职业经理人管理,治理模式就变为家族所有、职业管理。

3. 非家族控股、非家族经营

家族通过上市逐渐稀释股权,转成小股东,交出所有权, 但是家族成员仍然积极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它的治理模式就是向外部所有。

4. 非家族控股、家族经营

家族放弃企业经营权和所有权,彻底退出,让企业成为公众公司。

企业到底是谁的?有人说:“企业不是从父母那里继承而来的,而是从子女手中借来的。”那么,企业到底是谁的?我们可以对此进行延伸,即企业是从社会中借来的,企业创造财富之后,如何来分配财富,这一点很重要。

针对这四种传承模式,对于培养下一代的方式也不同。子承父业,关键在于对家族的治理和家族继承人的培养;如果家族只是接手所有权,经营权交给专业人士,最重要的是公司治理、职业经理团队的培养,对于子女的要求,则在于做负责任的股东;如果放弃所有权,但家族仍要经营企业,最重要是家族治理、培养继承人,以及对退出股权换来的现金进行资产或财富管理;最后,如果家族完全退出企业,那么最重要的将是财富管理。

财富市场需正视回报数据显示,有13.5%的比例配置在结构性产品、衍生品产品、大宗商品、私募股权、对冲基金等另类投资上;固定收益类占比17.2%; 股票投资占比26.5%;现金及其等价物占比23.3% ;房地产占比19.5%。以上是超高净值人群的资产分布情况。中国的超高净值人士对房地产的配置过高,而对国内资产配置也远高于对国外资产的配置。

中国过去几年的投资回报是并不合理的,因为有了“刚性兑付”以后,在严重的道德风险下出现了市场扭曲。

根据美国1926年~2010年近80年的投资回报显示,如果投资蓝筹股, 平均回报在10% 左右;如果投资在高增长的小盘股,回报率是在12% ;投资长期国债回报率是5.5%、中期国债为5.4%、短期国债为3.6%。过去80年,美国年均通胀是3.6%,扣除通胀以后的真实回报率由此可见。

此外,美国房地产的回报率只有7% ;商品交易6.9% ;对冲基金的年化回报率也不过12.2%,比中国的理财产品还要低。另外,PE/VC 的回报率只有12.5%,对于50%的回报要求,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也只有旁氏骗局才有可能带来如此高的回报。



 

本文发表在《财富管理》杂志2015年12月刊上,作者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与会计学教授、中欧家族传承研究中心联合主任芮萌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