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印刷大王Donnelley:基业常青的企业不仅是赚钱

有“美国印刷大王”之称的,美国白沙投资集团创始合伙人、美国唐纳利家族第五代Elliott Donnelley在演讲中表示,要眼光长远,不仅要赚钱,还要创建一个基业常青的企业。我们家族企业在庆祝150年历史时,我的曾曾祖父曾经为后代描述了伟大的前景。作为家族成员来说,你要有自己的传统,自己的历史。我们不仅要创建一个成功的企业,还要回馈社区,回馈利益相关方。
 


我89年在北京工作过当时就看到了中国的潜力

Elliott Donnelley:我非常荣幸来到这里。不仅是因为有在座这么多的尊贵来宾,也因为中欧是这样一所尊贵的学校。我个人和家族也和中国是有联系的。我的曾祖父在20世纪初来到中国,40年代末我的祖父也来过,我在88年的时候,就第一次来到中国。在华盛顿特区工作之后,在89年8月份的时候,我到了北京。我在北航工作过两年,在那里教学。在当时,我作为一个教授我的工资是100美元/月,根据我们的购买力评价,这样算下来,这是一个不可能赚很多钱的岗位。但是当时给了我非常多的机会。在78年之后,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当时已经持续了10-11年。后来中国也经历了困难的时期。当时我在我的单位工作,在北航工作,我当时看到了中国的潜力。

感谢中华民族发明了印刷术让我们建立了这个家族

今天我们讨论的是家族传承,在那个时候,中国刚刚才发展起来。感谢中欧和论坛的组织方邀请我到这里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个人的故事和家族的故事。感谢前面的几位嘉宾,比如说Raphael Amit教授,他也给大家介绍了家族办公室,当然我前面的几位嘉宾也讨论到了爱,以及家族的价值观。1864年我的曾曾祖父到了加拿大,那个时候一无所有,在那里入赘了一个当地非常富裕而且非常有名的家族。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一个非常漂亮富有的女士找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我的曾曾祖父说服了我的曾曾祖母去了美国。他在美国内战的时候,到了芝加哥,他有非常强烈的欲望,一方面他要有自己的家族,另一方面他要向他的岳父证明他是可以的,是能干的。你可以看到曾经被拒绝的一段婚恋也是开花结果。你可以看到他们两个人首先为我们创造了非常尊重的价值观。这已经是我们家族传承当中非常重要的财富。这也是我为什么今天来到这里,在三代之后,我们的代际传承再继续,持续的发展。在当时的社区当中,你可以看到我们首先开始创建的是一个小的印刷工作坊,当时成为一个企业的所有者,其实不仅是管理你所创建的财富还有你的损益表,还有管理整个社区当中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最关注的是员工,在1860年的时候,对于我的曾曾祖父和我的曾祖父他们都了解到了创新的重要性,他们知道要引进技术。我要感谢所有的中国人,感谢中华民族。感谢你们开发了知识产权——印刷术,然后让我们创建了这个印刷的家族企业。

创建一个基业常青的企业不仅仅是要赚钱

我还要谈到家族的价值观是非常重要的。虽然说我们在1871年的时候,当时的芝加哥大火,摧毁了我们整个的设施,而且当时芝加哥这个城市也是负债累累。但是我的曾曾祖父他的家族企业是两个家族当中的一个,从而可以还债。当时我们吃的不是很好,我们保证我们的员工可以得到工资,保证员工可以付自己的债务,我们把债权人、员工放在前面,而我们整个家族建立了这样一个生态系统,最终帮助我们的企业不断的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全球性的企业。我们是一家在美国的印刷企业,但是从来没有工会,也没有员工的纠纷。因为我们不断地向员工和社区回报。

还有要眼光长远,不仅要赚钱,还要创建一个基业常青的企业。比如说我们这个企业,在庆祝150年历史,我的曾曾祖父为后代描述了伟大的前景。作为家族成员来说,你要有自己的传统,自己的历史。我们不仅要创建一个成功的企业,还要回馈社区,回馈利益相关方。对于我来说,我们可以考虑也就是在1966年我父亲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1966年的时候,我知道中国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我的父他是在美国军队中服役,他被派到越南。在越南的时候,我的祖母去了芝加哥。我们的家族有成功的历史,成功的维护了家族的代际相传。我的祖母进入到了我父亲所在的社区,他们其实也是在发生改变。

我们家族没有大的房子豪华的汽车

首先是把对社区的服务以及关怀放在了家族财富之前。当时整个乡村也发生了改变,他们非常的物质化,非常的功利。当时我的父亲回到芝加哥,有可能会成为企业的CEO,我的父亲告诉他说现在要做一些事情,可能对企业的发展不是最好的,但是对未来的几代是非常好的。他说不要去芝加哥,如果说去了芝加哥他们的环境发生改变,他们的价值观发生改变的话,他们就会受到重大的影响。这个时候我们的家族只是一个名字而已,不能体现真正的价值,所有的家族成员将会被一些不健康的想法受到恶性的浸染。所以最终我们的家族没有去芝加哥。我觉得最终他留在了加尼福尼亚,我觉得这是对我有好处的。后来仍然在美国服役,同时他也愿意为社区提供帮助,他还进入了教育领域当中,他成为了一个公益学校的老师。后来我们在加尼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买了一栋房子,我们就住在那边。你可以看到,Elliott是我的名字,我们没有大的房子,豪华的汽车。我们有很多教授的家族成员,很多艺术家的家族成员,你可以看到我们家族的价值观就是服务于社区,还有给那些贫困的人提供帮助。你可以看到,我的朋友他是计算机专业的负责人。他说我们所做的,就是要深入到学术领域当中不断产生创意。为加利福尼亚的伯克利分校提供服务。我父亲教学一段时间,最终又决定进入到企业当中,不是说回到家族企业,而是希望创建自己的公司,它的公司也非常的成功。另外我的父亲在1965年的时候做了一件事情,有一天他创建了自己的公司,他说我真正的热情是在教育,所以他把所有的企业做成功之后再卖掉,重新回到公立学校的体系当中。你可以看到贫困的孩子和富裕孩子是非常不一样的。我非常佩服我的父亲,我对父亲做的事情非常感兴趣。我的兄弟在圣诞节的时候曾经收到一本书,如果说你看这本书的话,你就会看到Donnelley,我看到了我这个家族企业的名字。我就去找我的父亲,我说这个名字是世界上最大的印刷公司,但是这个公司的名字和我们的姓一样,我觉得非常奇怪,我就问我的父亲,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来自一个非常重要的家族。第一代人从一开始就希望可以创建一个多代传承的家族,他要让你拥有自己的能力。

我们可以看到家族的传统不应该成为你的负担。并不是说我希望可以成为盖茨、巴菲特家族成员的一员。我觉得第一代家族成员的意识或者说他们的传统是非常重要的。我之后又去了耶鲁大学继续传承家族的传统。我后来带着我的孩子到了中国,又到了美国议会工作了一段时间,我在重塑我自己未来得角色。在1988年的时候,我想考虑一下在中国曾经发生了什么,那个时候很多在美国的人都会讨论中国怎么了。当时我是非常想回到中国帮助中国人的教育事业,把我的经验去和中国人分享。因此我来到北京,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工作,我找到北航,说我曾经在议会工作过,我是不是可以在北航找到一份工作,所以我最终踏上了中国的国土。

我们这个家族传承过程当中,遇到了很多挑战也有很多的挣扎。在之后,我回到美国,在圣弗兰西斯科创办了社会公益。我曾经参加过四个人的葬礼,因为他们是为了反对社会当中丑陋的事情而遭到杀害,我知道如何去创建一个社会性的企业。我觉得在整个家族成员当中是人人平等,没有人额外得到好处,所有家族成员都保持平等,我参与到家族成员的教育工作当中,在1994年的时候,我们这个企业最终决定要成立家族办公室,也说我这一代当中的每个成员都成为了家族办公室的一部分,我和我的兄弟参与很多。我们的印刷公司业务非常不错,当时我是在圣弗兰西斯科,你可以看到我的曾曾祖父他创建了这个企业,但是到我这一代的时候情况发生很大的改变,我们要有新的战略,把我们的印刷公司创建为高科技公司。我们成立了家族办公室,我包括我的兄弟们都去了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还有其他的一些不同的知名常青藤高校当中。我希望在中国的这些经验包括我在国会当中的这些服务的工作经验给我带来很大的帮助。一直到今天,我们创建了我们的家族投资基金,这是和我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创建的,我的父亲这一代有他们自己的家族投资基金,我们这一代也会有,帮助我们去试错和创新。我的整个生活在继续之中,我们的家族资产也在不断增长当中,我最终有也有机会进入到了洛克菲勒基金会启动的一个领导力项目。这个项目也改变了我的一生,在投资和金融当中学到技能和当今世界遇到的很多问题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我的父亲是公民企业家,他愿意回报社会,我所考虑的是如何用这种创新方法,利用技术可以将不同的资本形式,在我们的家族生态系统当中可以去不断地推动我们家族品牌的声誉。我相信这不仅创造的是真实的财富,还包括社会财富和精神财富。我们在斯坦福的研发中心当中参与他们的工作,我们要保持家族的财富,同时参与到创造社会效益当中去。无论是我们的基金会还是我们的家族办公室,应该以非常有战略的方式去考虑这些新的资本。我觉得通过全新的思考方式可以解决出更多的倡议。我相信也为未来的数代传承过程当中有更多好的机制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