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凯风家族传承研究中心秋季重庆圆桌

中欧凯风家族传承研究中心于8月31日走进山城重庆,成功举办了2013第2期家族企业圆桌研讨会。本次活动由中欧重庆校友会大力承办,邀请到重庆本地家族企业一代创始人及二代接班人近20位嘉宾共同出席本次圆桌研讨会。与会嘉宾围绕“传承与创新——两代人彼此眼中的对方”这一主题展开研讨,表达了各自的困惑,分享了彼此的经验,教授在其间也穿插了精彩的点评,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老爸我要超过你!”

特别报道

一代企业家发言认为很多二代被父母宠坏了,只知享乐,不争气,没法接班,同时,很多能力、社会关系都还掌握在一代手中,这方面也很难传承,二代们对此则不以为然,小王发言说:“我想问一下各位长辈,你们担心我们二代,现在我父亲也认为我不够成熟,我很不服气,去跟朋友开了一个公司,经营的还可以,他总是说我没有目标,他问我理想是什么,我思考了很久,小时候就张口说要超过比尔盖茨。长大以后觉得这个目标太远,我就说我要超过你老爸!我就觉得父辈的思想很奇怪,有时候觉得你们这一代的思想为什么要强加给我们这一代,所以对我们来说,很多时候都觉得不可理解,有些无所适从。我们有我们的理想目标,但是在父辈看来情况就不一样,不支持”。

“争取二三十年后,坐在另外一个会场,我的身份是一代!”

特别报道

小唐发言则分享一下他和他母亲出现的一些问题:“刚毕业的时候我在银行工作,出现了一些问题,我说我能不能在自己的公司做,她说不行,后来我在一个风投公司。其实很多二代在你们做企业的时候,已经受到你们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说他想创业一定会创业,如果他想有另外的生活你们应该支持他。因为你们的儿子也许并不是一个企业很好的管理人,我想要通过我的努力创造价值,而不是把我父母的企业接下来做,除非我把他们的企业做得更好,要不我就想做一个自己的企业。”

那么二代最希望父母为自己做什么呢?小唐是这么认为:“我希望在我想创业的时候,我的父母在这个时候尽量大量的支持我,用他们的社会关系。我自己也会在创业的时候积累社会关系,正如芮教授所讲,大量财富掌握在50岁的企业家手上,就是因为他们在20岁的时候积累自己的社会关系,到四五十岁的时候社会关系到达一个巅峰,他的能力也到达巅峰,把企业做到最强。我自己也是这样,我20多岁的时候会积累自己的社会关系,也希望父母支持我做我想做的事情,哪怕我失败,如果这个单不是特别贵,我希望我的母亲支持我。”

最后小唐发出了在座所有二代共同的心声:“未来我最好的理想就是做一个自己的企业,哪怕不是特别大,我慢慢也会做强做大,争取二三十年后,坐在另外一个会场,我的身份是一代!”

           
究竟哪一个是你的儿子?

特别报道


现场一代企业们认为上代人和下代人的生活条件截然不同。而一代自身也在变化,所以造成两代人之间的矛盾。朋友可能用宽厚的眼光看下一代,而作为父母,可能会从更严格的要求看待下一代。这样,冲突就必然产生,这是一个客观的问题。应该反思当一代们在忙事业的时候,实际上真的缺少了对家人和孩子的关爱、理解和沟通”。一位一代企业家就此提出了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获得了在座一代和二代们的共鸣和认同。他希望成功的企业家应该认真思考究竟哪一个是你的儿子,是你的企业是你的儿子还是与你有血缘关系的那个孩子是你的儿子,你是想让你的企业活得更长更幸福还是你的亲身儿子更幸福。如果硬要把二者扭在一块而他们没有缘分的话,可能会出现很多矛盾。企业这个儿子是生财的工具,财富是幸福的工具,如果企业家把幸福抛掉了,全奔着企业、财富而去,那是不是也要让儿子为了企业、为了钱放弃他们自己的幸福呢。也许以后能够有其他人让你企业这个儿子活得更长,而与你有血缘关系的儿子未来选择什么职业在于他自己的幸福指数。老一代的观念未必对下一代适应,凡事不可强求。另一位企业家老鲁也深表认同,他认为问题关键在于正确区别对待自己的两个儿子,企业这个儿子和有血缘关系的这个儿子。企业这个儿子做大做强之后是属于全社会的,而对于自己血缘上的这个儿子则要在乎他的幸福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