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凯风家族传承研究中心首届圆桌

2013年3月12日,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校园里,中欧凯风家族传承研究中心正式成立并成功举行了首次圆桌研讨会——家族企业的情理、治理与管理。与会的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家族企业领域内的学者、教授,以及数十家来自中国各地的家族企业一二代企业家们,如已经完成接班的浙江杭州万事利集团屠红燕董事长、安徽合肥华泰集团陈先保董事长及其女儿陈奇、江苏常州星宇公司周晓萍董事长母子、香港嘉华集团家族第三代邓宇聪先生、天正集团董事长高天乐、高啸父子等。大家在研讨会上围绕会议主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纷纷针对家族关系、后代培养、精神理念传承等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公司里如何称呼你的父母?

来自新加坡管理大学许茵妮教授在企业家们做自我介绍时提问:“所有在家族企业里面工作的年轻人,你们在工作的时候是怎么称自己的父亲或者母亲的?”天正集团的高啸非常直接的回答:“高董。”华泰集团的陈奇表示:“确实经常会搞不清楚应该叫爸爸还是董事长、总裁。”

作为家族企业成员的二代们,在企业中都大多非常自觉地以职位来称呼自己的父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二代们并不愿意在企业中突出自己特殊的家庭身份。更多的,他们希望可以和其他员工一样,通过自己的能力在企业中展示自己的才能。同时,作为家庭成员,避免家庭称谓出现在公司场合也是规范化公司治理的显现。家庭与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需要分开,职位上的领导要超越家族情感的成分。也许在家里,你可以是父母骄纵的子女,但是在公司里必须服从董事长的威严领导。

当然,也存在例外情况。例如上海申隆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唐伟强就表示在他们的家族企业中,无论是在集团公司里还是下属企业中间亲属众多,无论是闭门的“亲属董事会”还是正式的“高管会议”,基本上大家都不以职位相称,依旧保持着家庭里的亲属称谓。这和企业发展的背景不无关系,当家族规模较大且渗入企业较广的情况下,家长式权威的影响将远远超越企业层面的治理影响。无论你在企业中任职多高,但是可能家族大家长的传统式权威可以更加直接的影响企业的决策。

一代肩上的教育责任

芳子美容董事长刘芳携子龚臣前来,在经历了8年的过渡期后,现在龚臣已经几乎可以在美容板块独当一面,刘芳自己也逐渐投身到相关的文化教育传播领域中。刘芳认为一代企业家们不可逃避的要面对如何教育后代的问题:“怎么样培养孩子长大?第一个就是看我们是谁,我们如何让自己的内心做到坚强,能够做到君亲师;第二个我们无法预料到孩子将来会遇到怎样的考验和风险,但是至少我们能够在心灵上去塑造他,面对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不管怎么样,我们如何让他能够在顺境和逆境当中一直向前走。”她还说道:“其实企业规划中最重要的就是育人,人生的成功无非两步,一步是开始,另一步是坚持。”

所谓家族的情理、治理与管理,家族一定是在第一位。父辈们不能等到创业到达稳定期才想起来对子女教育,一定要让子女从小有耳濡目染的家族观念的熏陶。同时,父子两代人之间的沟通非常重要。在企业发展的同时,一代们一定要及早注重对子女的教育,要让孩子和企业一同成长,这样传承的路径才会清晰直接。


二代眼中的接班路

天正集团高天乐、高啸父子表示:“传承过程中选贤还是选亲的问题值得思考,两代人价值观的统一非常重要。”对于二代而言,是不是有着血缘关系的捆绑,家族企业的担子就一定会落在自己的肩上?很多一代们也会纠结这个问题,子女的幸福度和能力是接班路上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而作为“二进二出”的家族企业浙江威泰机械有限公司的叶小伟,在经历了创业之后再次回到父亲的公司,对于接班有着自己独特的认识:“和父辈间的沟通很重要,独立项目的创业可以设立一道防火墙,而接班过程中的分歧在所难免,双方必须要通过沟通保留一定的空间来尝试各自的方式,在磨合的过程中不断摸索适合自身企业的交接班模式。”

爱尔达集团的周甸园认为接班并不一定非要进入家族企业不可,“我现在自己做的这个事情,一是为了追求自己的卓越,这个我相信是所有二代都有的雄心壮志,想去干一番事业的梦想,这个肯定都是不缺的。第二个还是比较传统的观念,去做这些事情的原因是为了下一代,我觉得这个事情我应该跟我老爹差不多,到了一定的年纪我肯定很多的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可以尝试不同的接班方式去完成家族的传承而非企业的单一继承。

富二代的承上启下

杭州万事利集团屠红燕董事长作为已经接班的二代掌门人在会议上表示:“家族企业的发展不会很长,因为改革开放才30年,有很多的非议认为中国的家族企业是富不过三代,所以我觉得我们作为二代有这种承上启下的使命。中国的企业要走出去,国际化是必须的。而且我们现在很多二代已经具备了要走出去能够国际化的基础,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培养我们二代的使命感,教育从娃娃抓起,你要家族传承,意识要从小培养。” 屠红燕还说:“对于家族企业来说,不在于做得多大。交接班归根到底是双方的事情,这不仅仅是兴趣和爱好,更多的是一份使命。这也是我们家族传承一个非常重要的、最应该灌输的理念。必须要有百年企业的这种愿景去做,家族的血脉传承和三代的责任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这方面是我们现在二代企业家所缺乏的。”

欧普照明的马秀慧总裁尽管现在距离交接班还为时尚早,但是她也很认真的思考过对于二代培养的问题,她认为企业的竞争环境日益激烈,二代吃苦耐劳的精神亟需培养。只有从体力到精神到心灵,培养二代新的强大的敞开的心怀,才能在传承中互动得起来。


家庭幸福为本,企业发展为元,固本才能培元

来自苏州门对门购物配送有限公司的柴正奇是兄弟四人共同创业的,然而他们却有着一个“各自的老婆绝对不能进入企业”的约法。“这并不是说排斥家族亲属进入企业,”他表示,“家庭很重要,家里的人如果全部搞到企业里面,回家公私就很难分开,我们做这个企业的目的是让幸福指数更高一些。” 只有保证了家庭内部的幸福统一,才能够促使家庭成员在企业层面更好的发展。

凯风公益基金会创始人沈栋先生说道:“企业应该是我们追求家族圆满,追求家人幸福的一个工具,不能本末倒置。一代企业家们培养后代一定要培养他知道怎么做好一个股东,因为这是天生被家庭赋予的。至于后代能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总经理,这取决于他们的能力和爱好。我们应该首先用我们的资源去支持后代自己的人生追求,让他成为社会上杰出的人,并不一定只能是企业的总经理。”

虚拟化的传承培养

华泰集团的陈先保董事长带了自己的女儿陈奇一起来参加这次活动,他也表示:“财富固然需要传承,而家庭的这种亲情、理念、经验,更加需要传承。” 陈奇也说道:“在传承的时候最难传的就是所谓的无形资产,就是人脉关系、社会资源这方面。对于海归二代来说,出国时期的经历断层在回归初期是亟需磨合的。”

奥山集团的邬剑刚董事长也表示赞同:“为了能够更好的传承给后代,要让他们经历更多,保持一种勤奋向上的状态和价值观,磨炼他们的意志和勤劳的习惯,使他们有更大的承担能力和责任感。”
来自温州爱尔达集团的周甸园尽管现在并没有进入自己的家族企业中,但是他也认为:“家族的培养非常重要,好的教育环境可以为传承提供优越的平台。传承并不一定是企业上的传承,家族传承还是精神上的传承最为重要。因为企业可能会遇到瓶颈,只要精神还在,家族就会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