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知识

从家文化看傻子瓜子家族传承

       为什么要选择年广久与他的傻子瓜子的三代传承做分析?这不是一个大家心目中成功的家族企业,甚至不是一个家族企业,只是一个体户,至多是一个私营企业或者说家庭企业。但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对年广久与傻子瓜子的传承进行分析也是非常有意义的。首先,40年前他就敢偷偷摸摸卖瓜子,并成为中国最早的百万富翁之一;他曾三次被邓小平在谈话中提及,时间点分别为1980年、1984年、1992年,刚好是改革开放的三个重要转折点。30多年的巨大经济社会变迁,对年广久来说,企业没死、产业没发展、组织没提升、生产方式没改变,只是换了四次老婆,还是芜湖市傻子瓜子技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第四任妻子是总经理(可能是只管2-3个员工的董事长与总经理),这是值得研究的。此外,当我们说到家族企业时,英文是Family business。或者说,当我们说到Family business时,既可是家族企业,也可是家庭企业。当今,中国大陆大约有私营企业1684.5万户,个体工商户5165.2万户。这些企业或许很小,但数量巨大,我们不能忽视它们的传承。

 
       我们从他四换老婆来分析这个家庭企业的传承故事。1963年和1966年,年广久被扣上“投机倒把”、搞资本主义的帽子两次被抓。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彻底翻身的年广久决定大干一场,但遭到第一任老婆耿秀云的坚决反对而离婚。1986年,年广久与芜湖市新芜区联营,就是现在说的混营,得罪政府派来的人而被举报贪污和挪用公款,1989年9月被抓进监狱。1990年,在监狱的年广久将“傻子”商标授权给第二任老婆彭晓红,遭到两个儿子的反对;由于在监狱待了三四年,与彭晓红在理念上存在很多分歧,并嫌彭晓红过于强悍而离婚。1996年,卖水果的小贩李爱华成为年广久的第三任夫人。这期间年广久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老大和老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同时他们之间的竞争也不断升级。在年广久的倡导下,父子三人在1997年6月成立了“傻子集团”,企业经营进入新阶段。但两个儿子提出李爱华不能在新公司任职,李爱华黯然离职,随后与年广久协议离婚。2000年,年家人签署了转让“傻子”商标协议,以此化解他们的矛盾。但出乎年广久意料的是,两个儿子反而打得越来越厉害,结果对簿公堂。

        后来,媒体有年广久孙女年子君到合肥创业的报道。年子君从香港学成归来,不进家族企业,异地创办了自己的英语培训学校。这一举动,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傻子瓜子传承至今还没过三代。

       前面指出,Family business既可指家族企业,也可是家庭企业。那它们的区别在哪里?从产权角度观察,家庭是一个单产权的经济单位,而家族可以是多产权单位的集合。其次,家庭是以婚姻与血缘关系为纽带、存在相互供养权利与义务的多种社会关系综合的生活共同体,而家族则是多层次的、由同一祖先后裔构成的单一血缘关系群体。家族是家庭的扩大或延续。可以说,中国很多家族企业本质上还是家庭企业。

        自古以来,有夫有妇,然后为家。婚姻成为建立家庭的必要前提。婚姻生活是否和谐、美满,必然影响家庭生活方式和家庭质量。有研究表明,家族企业主的婚姻次数(尤其是与多位配偶生育孩子)越多,家族内部发生冲突的可能性越大,企业传给家族后代的成功率越小。年广久的四次婚姻对他来说是生命的幸还是不幸,我们不作评价,但对孩子来说肯定是不幸的。离婚也就意味着家散,孩子会对生活产生恐惧,会感受到世态的炎凉和自私者的冷漠,不再相信爱。不断再婚的年广久自然与家人,尤其两个儿子的关系日益疏远,包括大儿子意外身亡,或许暗藏多次婚变的因素。婚变也导致家庭企业传承的困难。
       
       我们都认可家族企业或家庭企业传承时,最为重要的是文化的传承,或者说是家文化的传承。正如美国著名管理学家彼德·德鲁克说过,管理是以文化为转移的,并且受其社会的价值观、传统与习俗的支配。

       中国传统文化全部建筑在家文化的基础之上,家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家文化的要义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或者说是孝悌。孝:是孝顺。孝顺父母。往大了说,可以是移孝作忠,这也是大孝。悌:是悌敬。就是兄弟之间,兄友弟恭。孟郊写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首诗生动表达了中国人深厚的家庭情结。然而,从年广久婚姻、家庭与家庭企业传承中看到的是家不稳(四次婚姻)、父不慈(或许在监狱里有心无力,无法慈祥,或许多次被抓扭曲了心灵,只有对孩子转移暴力,自然就没有慈祥了)、子不孝(当父亲是一个犯投机倒把罪的父亲,当父亲因为贪污与受贿被抓进监狱时,孩子在社会受到歧视,或许对父母是怨恨的,哪来的孝顺)、兄不友、弟不恭(不同娘生的孩子,不友不恭也属正常)。可以说,年广久的傻子瓜子的家庭企业无法传承的核心是家文化的丢失。

        年广久的家文化丢失,中国人的家文化还在传承吗?我们知道,中国传统家庭模式一般至少包括夫妻和子女两代人,并普遍存在三世同堂、四世同堂甚至五世同堂的现象。“五四”时期,已经开始对家文化进行了系统的、尖锐的批判,认为两千多年来的家文化不过是农耕文明的产物,是封建专制主义的基础。家文化破坏人们的独立人格,窒息人们的自由思想,剥夺人们的平等权利,要推翻专制统治和批判封建礼教,就必须清除家文化。此外,全球化浪潮、世界扁平化、世界产业大转移、快速城镇化步伐、婚姻观念、性观念的巨大变迁,特别是三次《婚姻法》的颁布与实行了三十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使得传统的中国家庭规模和家庭结构都在发生变化。独生子女政策使得“兄友弟恭”成为历史。而年轻一代的职业和地理上的社会流动—时空分离也使得父慈子孝成为昨日黄花。我们可以看到比电视连续剧里不断上演的父子成仇、夫妻反目、兄弟阋墙更为精彩、更意想不到的故事,主题只有一个,丧失家文化的家族中人的血腥残杀。

        家文化在家族企业与家庭企业传承的作用与家文化的丧失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认识到传统的家文化在家族企业与家庭企业传承中的有限性。经济学家、管理学家眼中的企业(或者说公司)是从西方的一整套理念中发展出来的,他们眼中的企业(公司)发端于十六、十七世纪,是人类组织在历史上的一种独特形式,是以企业法人的形式实行股份制。“法人”的概念并非源自中国本土,在西方社会,法人团体的形成得益于个人之间、个人与组织之间达成的契约关系,这是一种从外部规定个体权利义务关系的组织形式。人类学家、社会学家眼中的公司更像是一种社会组织。公司是一个历史文化情境之下的产物,而非独立其之外的实体。

       当媒体报道年广久及傻子瓜子的公司没有办公室、办公桌、没有治理结构,办公室就是麻将室,谈生意就是打麻将,年广久着实可笑。但我们反思一下中国大陆许多公司的董事会、监事会本质上还是橡皮图章时,年广久可笑吗?当我们认识到,企业家到高档会所、高档酒店喝茅台、人头马谈生意与年广久打麻将、喝茶谈生意本质没有区别时,年广久可笑吗?看家族企业家身上弥漫着一种匪气、专横、暴戾、猜忌,家族企业中依然还是人治、人身依附、阿谀奉承,依然没有契约精神,年广久说了算可笑吗?看我们众多家族企业30多年贩卖产品基本是模仿而不是原创时,草根出身的、没有权贵支持的年广久30年来一直卖傻子瓜子或许也没有那么可笑。

       我们是否一边在丢失传统的家文化,一边又没有好好践行西方现代企业制度的契约文化?我们是否要把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反过来用到家族企业传承中来,即“西学为体、中学为用”?具体说,就是在家族企业传承中要以现代企业制度为体、为框架,以传统家文化为补充。而传统的家文化为补充不是宋明以降后的家文化,而是在现代文明的框架下,重拾先秦时期的家文化,重塑具有独立人格的、孝悌的、没有忠君思想的家文化。

 
(文章来源:《中国慈善家》10月刊   作者:甘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