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知识

郭氏家族:新加坡第二家族的崛起之道

家族第一代,把握机遇,创建“丰隆”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中国海外移民的老一代人,包括现在年纪较大的一代人,他们离乡背井,多随海水漂流,到海外谋求生计,艰难营生。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集中国人的勤劳、智慧与拼搏进取精神,艰苦创业,始于小本经营,逐步资本积累。经过他们的繁衍和华侨不断地迁入,在今天约300万人口的城市之国新加坡中,华人竟然占到了75%以上。

郭芳枫先生1911年出身在福建省同安县连花镇一个普通的庄户人家。由于家境贫寒,14岁那年,他只身抱着一卷草席下南洋,到新加坡谋生。1941年,郭芳枫自立门户并邀请其福建乡下的三个兄弟也到新加坡,一起开办了一家取名“丰隆”的小商店,专做建材、五金、油漆、采胶器材等生意。

在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生意刚有点规模的郭芳枫预见大战之后马上就会有一个医治战争创伤、重建家园高潮的到来,建设物资肯定会出现短缺。根据这种估计,郭芳枫与三个兄弟立即投入资金,以极低的价格大量收购战后剩余物资,然后变卖从中获得取暴利。后来发生的情况果然如此。战后几年里,五金、建材供不应求,价格持续上涨。大量轮船经过新加坡进行转口贸易,郭芳枫当初收购的物资随这些轮船运往世界各国,成了供不应求的紧俏商品。战争剩余物资的交易巨大财富,给郭芳枫带来了事业的“第一桶金”。

郭芳枫与三个兄弟的生意顿时兴旺起来。仅两三年的时间,到1948年丰隆公司就成为新加坡著名的实力雄厚的商业大机构,其业务也渐渐伸至马来西亚。面对一时的投机成功,郭芳枫并没有陶醉在经营战争剩余物资的成功之中,而是开始谋划下一步棋。

此时郭芳枫敏锐的觉察到,经过战争蹂躏后的新加坡,随着经济的不断恢复,建工厂和住宅需占用大量地皮,地价必然将会上涨。于是他又把注意力逐步转移到房地产上来。他把认为有发展前途的地皮一块块廉价买进来,准备再高价卖出去。因为收购来的地皮大多新加坡是地理位置好的地块,这些地皮的价格一年年上升。到了70年代,地皮的身价已经翻了几番并成奇货可居了。房地产的成功投资给郭芳枫带来了巨大利润。

郭令明后来对别人说:“你可能认为我父亲很幸运,其实这不是运气。他能够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机会,这是他的过人之处。”最能说明郭芳枫具有长远眼光、善于把握时机的例子还有,1957年,郭芳枫看准了随着建筑热潮的到来,必然会带来对水泥需求的膨胀。于是,他联合另外两家公司共同创立了新加坡水泥工业。1961年工厂正式投入生产,当该厂的水泥投入市场时,正值新加坡房地产业发展最旺盛的阶段,产品因而供不应求。

1963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郭芳枫与三兄弟在生意上也出现分歧,于是他把丰隆65%的股份平分给三个兄弟,自己保留了35%的股份。丰隆四兄弟,从此分道扬镳。长兄郭芳来闯到马来西亚,后来马来西亚丰隆企业的业务由其长子郭令灿做大。

分家之后,郭芳枫留守新加坡,继续以房地产作为丰隆的支柱。他对房地产投资似乎情有独钟,每当有充裕的资金,都会拿来投资房地产。而且,他更有一个习惯,就是很少把手上的房地产出售,就算出售了,也会再投资房地产,因此他一直有“新加坡地王”之称。

到了上世纪70年代,新加坡经济迅速起飞,郭芳枫及时把单纯的地皮买卖转变为房地产买卖,并为此专门建立了丰隆实业有限公司。他对早期收购的地皮,进行全面的、更有效的经营投资,陆续把它们建设成现代化的居住区和商业办公大楼。目前仅在新加坡商业中心区,郭氏名下的商业大厦及酒店物业就至少有10余幢,坐落在地点优越的罗敏中路的丰隆大厦就是其中的一座。

70年代后期,随着丰隆实业的发展,面对世界的金融市场快速发展以及炙手可热的股市,郭芳枫又看准了这步棋,果断地筹资创办丰隆金融有限公司,扩大金融证券业务,为80年代、90年代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使他的丰隆集团成为跻身世界前列的跨国大财团。

 “做生意要审时度势,抓住时代特点,准确识别时代发展的需要,从而因势利导,充分利用时代提供的有利条件,同时要采取适当的经营对策。”新加坡商人郭芳枫对自己的商业生涯做了这样的总结。

家族第二代:青出于蓝,开疆辟土主力扩张酒店业
1995年,劳碌一生的郭芳枫在新加坡去世,时年54岁的长子郭令明成为郭氏家族的第二代掌门人,次子郭令裕也参与家族生意的管理。

20年前接管新加坡丰隆集团的郭令明,在父亲郭芳枫创下的基业上发展,成为了家族企业的第二代掌门人。虽然没有白手起家的经历,但这并不能掩盖他在商业上表现出来的创造性才能。

在2014福布斯新加坡50富豪榜中,丰隆集团的郭令明及其家族以78亿美元的财富,排名榜单的亚军。

 (公开资料显示:这家新加坡最大的房地产和酒店业投资发展商,其业务覆盖全球80多个地区,拥有25家上市公司。)

郭令明不断地开疆辟土,以旗下上市地产公司新加坡城市发展(City Developments Ltd)作为旗舰,主力扩张酒店业,先通过收购酒店房产,后来在此基础上成立千禧国敦酒店有限公司,并于1996年在伦敦证券交易所融资上市。
丰隆集团通过千禧国敦酒店集团开始了酒店业的长征路,也掀开了丰隆集团的新篇章。

在世界各地收购酒店的过程中,丰隆的出手令人惊叹:1993年,丰隆在新西兰一口气买入20家酒店,同年以19亿元购入伦敦告罗士打酒店、香港日航和吉隆坡丽晶酒店。1995年,丰隆联合阿拉伯王子,以25亿元购入了纽约广场酒店。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后,丰隆依然不减合并的胃口,次年以接近50亿元的资金又一举收购28家美国富豪酒店,使新加坡丰隆旗下酒店达到逾百家。郭令明也被誉为以低价出击而闻名的“商界猎人”。

不过郭令明并不是一味地冒险,他知道在每一个阶段该怎样应对风险。他曾经说:“要应对可计算的风险,就是要衡量冒着风险能得到多少利润。其实每单生意都有内在的风险。我初入商界时,每当看到父亲应对风险时都会颤抖。现在,随着经验的积累,我能够应付大的可计算的风险。”

在资金的使用上,郭令明一向非常谨慎,对成本精打细算。他还觉得做生意务必要把重点放在本身所熟悉的行业,尤其是在创业初期更是需要集中发展核心业务,等到业务上了轨道才开创对现有业务起辅助作用的新业务。“如果你在自己的后院无法成功,那么要在别人的后院做到这一点那是相当困难的”。

转战中国:千禧酒店进驻国内多座城市
此前,千禧国敦的酒店资产主要集中在欧美,随后开始深耕中东及亚太地区。作为集团在亚洲重要的战略据点,中国大陆自然是其所不应缺席的。

2006年10月18日,郭令明现身上海,宣布千禧国敦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家豪华五星级酒店——耗资3.8亿元建造、拥有369间客房的上海千禧海鸥大酒店开业,并表示未来将加大在华的酒店业投资,将千禧系列酒店品牌拓展到中国各大城市。此举标志着郭氏正式进军中国酒店业。

媒体当时报道,万豪、雅高、洲际、豪生、喜达屋等国际知名酒店集团都已进驻中国,在上海和北京等一线城市,这些品牌的扩张显得尤为积极。与它们相比,“千禧”似乎不算太知名。对此,郭令明表示,他将在电子商务和全球预订体系等方面多下功夫,来提升“千禧”在中国的知名度。“我们在新加坡还有很好的会展商旅资源,对于市场竞争,我们很有信心”。

2008年1月,千禧国敦从洲际集团手中接管厦门海景千禧大酒店,该酒店正是由厦门旅游集团与新加坡丰隆集团在多年前合作建成的。

此后,千禧酒店又登陆北京、青岛、无锡等地。 除了酒店业,郭令明的丰隆集团在中国投资的项目也多元化:控股新飞电器、玉柴国际等。

2011年底,丰隆集团在成都购地405亩,投资18亿美元,打造其在中国内地首个大型商业地产项目——千禧河畔国际社区,包括丰隆集团大中华区总部、高级会议中心、千禧河畔大酒店等多业态。

2014年底,千禧河畔国际社区项目将封顶、开始装修,2016年年底正式投入运营。未来,这里将成为丰隆集团在中国内地的总部基地。

郭令明:对待错误唯一可行的措施是承认错误
记者:您的公司是跨国巨头,但一些人说您是从父亲那里继承的产业,有些评论说您并不是自己打天下,您怎样看待这样的说法?
郭令明:问题不在于你是否自己打天下,而在于你是否具备企业家的素质。不是每个企业家都是白手起家的,所有企业家也不必从赤手空拳做起。
更重要的是,你是否有能力领导你所继承的产业。因此,在谈论企业家时,我们不应限定自己必须白手起家。
记者:您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但您曾经失败过或犯过错误吗?
郭令明:记得在上世纪70年代初,我们考虑将核心业务多元化,当时,有一位高级经理人为我们工作,他说他能做一项业务,年利润率达100%。我当时太年轻了,相信他能做到。我对这项业务不太了解,也不想去调查,我只是相信他。 结果我们遇到许多困难,最后公司亏损,资本血本无归。
我们经营房地产业40多年了,但是有时也犯错误,但是最重要的,必须要有应变计划,这样即使犯错误,损失也不会太大。对待错误,唯一可行的措施是承认错误。
记者:您认为成功商人的一个最重要的特性是什么?
郭令明:必须对他想做的事情有热情。如果你没有热情,就不会长期投入,也不会有创造性。一旦有了热情,就会超越自己的能力,去想怎样提升你的工作、创造更多的利润、领先竞争对手。你必须对商业有热爱和浓厚的兴趣。
(来源:综合各类报道)